海盐县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
第五次会议代表建议、批评和意见表
关于强烈要求修改征地拆迁养老保险补偿政策的建议
类型:闭会期间代表建议       编号:2号       密级:一般
领衔人:吴跃忠
附议人:

关于强烈要求修改征地拆迁养老保险补偿政策的建议

 

黄家埝村和盐东村已面临征地拆迁,由于此次征地拆迁中执行的养老保险补偿政策明显不公平,存在滞后性,从而引起了相关村民的严重不满。具体问题如下:这次征地拆迁中对已缴满15年并开始领取养老金的这部分人(男60周岁,女50周岁),政策仅仅给予每人1.2万元的象征性补偿,而其他延后参保的同龄人却享受15年的工龄。

一、这批刚刚领取养老金的村民,在企业都已经工作了几十年,为海盐的经济建设作出了较大贡献。由于历史和政策的原因,2002年9月以前,政府对当时的乡办企业(后来转制私营企业),没有要求参加社会养老保险,从而导致了在民营企业工作的广大职工(农民)都无法参加社会养老保险。2002年9月份起,政府政策规定(第一批),凡是8人以上的企业必须参加社会养老保险,且参保率低于25%,实际上首批参保的都是中层管理人员及技术骨干。政策还规定,离退休年龄不到15年(女性50周岁,男性60周岁)的人员必须一次性补足(且由员工自己承担),部分员工(女性)已超过35周岁,补缴金额从七八千至一两万,甚至三四万,在当时这笔钱对普通老百姓来说,是近十年的积蓄。随后政策进行了两次调整,如果当时就实行现行政策,2002年参加社会养老保险的这批人到2017年满15年,也在这次征地拆迁补偿范围之内。

二、这批农民兄弟包括退伍军人,他们50年代出生,70年代相应祖国号召,义务当兵,保家卫国,在部队义务服役六年左右,退伍以后参加过海盐地区海塘的围垦,长山河、出海河等大小河道的开挖。改革开发之后不找政府麻烦,有的自谋出路,有的进了社办企业工作,他们工作一辈子(少则三十几年,甚至四十多年),为地方经济发展同样作出了重要贡献。2011年政府有这个补缴优惠政策,他们都积极响应,补缴年限9年左右,补缴金额5万元左右,同样也是近十年的继续,这次征地拆迁中,同样也无法享受他们同龄人的同等待遇。

这次黄家埝村征地拆迁,涉及这种情况几十年,他们强烈要求政府解决这一严重不公问题。按照现在的不合理政策,其他一般人员(男17-40周岁,女17-35周岁)补偿款相同,有权可以选择折算工龄;而这批自己掏钱补足年限人员却没有得到工龄补偿。他们要求在已有15年工龄基础上,续接15年征地拆迁补偿工龄,强调的是工龄续接而不是双份养老金,与缴费年限不到15年的同龄人相同待遇。事实上自己掏钱补足15年工龄,他们在企业工作大大超过15年,退一万步说,假使他们在农村务农,对照下放人员落实政策,1957年至1962年下放务农,务农期间工龄不是并到一起了吗?再对照下放知青落实政策,上山下乡在农村没有缴养老保险金,工龄也不是加上去吗?

三、具体建议

1983年实行联产承包制以来,农民除了上交了“商品粮”、“商品棉”,还缴了几十年的“集体三上缴”与“国家农业税”。土地承担着农民的社会保障功能,牵涉到老百姓的生存权益。我们建议政府及相关部门(县社会保障局、武原街道拆迁办),要以人为本,高度重视,及时修订完善征地拆迁养老保险补偿政策,对这批人员采用工龄续接补偿政策,或其他合理办法,从源头上解决征地拆迁过程中这一重要问题,充分体现政策的公平、公正、合情、合理,让失地农民感受到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关心与温暖,同样也避免不必要的社会矛盾。